佛教禅画的缘起

禅那(dhyana)的思想渊源于古代印度,所谓瞑想宇宙的智慧,乃至瑜伽(coma)精神集中的方法。中国道家亦有坐忘的瞑想。

禅那(dhyana)的思想渊源于古代印度,所谓瞑想宇宙的智慧,乃至瑜伽(coma)精神集中的方法。中国道家亦有坐忘的瞑想。至于佛教的禅宗起渊,通常依据“大梵天问佛决疑经”,言及释迦世尊拈华示众,头陀摩诃迦叶破颜微笑,世尊曰:“我有正眼法藏,涅盘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今方付属摩诃迦叶”。因此迦叶成为印度禅宗的始祖,后来代代相继,数至菩提达摩算是第二十八世。

在中国禅宗史上,在南北朝时代,梁武帝时,传说菩提达摩来到中国传法。因此中国禅宗以菩提达摩(西元五二八年)为初祖,慧可为二祖,僧璨为三祖,道信为四祖,弘忍为五祖,慧能为六祖。之后宗派林立,枝叶茂盛,中国禅成为主流,乃东方文化的奇葩。

中国禅之花枝招展,南北分宗算是最大特色。由于五祖弘忍居住黄梅东山,欲传法脉,命门下众弟子各述一偈,以见高低,其中神秀与慧能各呈一偈,以慧能最为上乘而得衣钵成为六祖。因此亦导至南北分宗。

北宗以神秀(六○六---七○六)所传,盛行于长安洛阳凡百余年之久,乃属都市佛教,从义理分析,主渐修,以壁观打坐为法。北宗禅依据“起信论”的离念说,所言觉者,谓心体离念。离念是离却妄念。北宗主张阶段的修行渐悟,从分别意识的种种念头,止息,离念,方法犹如把明镜的尘埃拂去。神秀在其“大乘无生方便门”中认为离念是佛的本质,因而有菩提树的偈颂曰:“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北宗主张用瞑想之法,拂去烦恼尘,直观清净心,而通达大乘经典之真理。

南宗以慧能(六三八---七一三)所传,盛行于江南,法流繁衍,门下五家二派延绵不绝,乃山林佛教,以自然造化,道在平常,主顿悟。慧能因不受文字经典所障的庄稼汉,从人生体验实践而悟道。慧能的弟子神会(六七○--七六二)认为“无住之心有本知”主张无念说。南宗禅贵在能消化,从禅定走向觉悟,本身亦由认识论的般若波罗密之意思而趋于神秘的实体。来自“金刚般若经”与“维摩经”的“菩萨行品”,从无所住处,定慧相应,明见佛性,推心到无住处,不囿于任何外物,以无所住着的心灵自由活动,即是用处。如灯是光之体,光是灯之用,灯与光为一。这与北宗的“离念”不同。故慧能悟金刚经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有偈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无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传为千古佳话。

中国的哲学思想,其理论、系统、秩序,经长久累积既深且厚。佛教大乘经典自二世纪末至四、五世纪期间,陆续自印度传来,终于亦有三藏十二部浩如瀚海之叹!到了唐代安史之乱,社会门阀贵族为中心的文化渐被淘汰,民间生活面的大众文化普遍被接受。应时代背景之影响,佛教为重生新机,走回生活面,正好慧能之后的禅宗打破此一僵局,从无理之理,无系统之系统,无秩序之秩序,诸如呵佛骂祖,大死一番,不立文字,而后即心是佛,无心是道,死里回生。无心,简要言之即是无分别心,即分别而不起分别心,故能容一切法。从见山是山,到见山不是山,终于见山仍是山。重理出禅宗的一套教育方法,一新面目。多少文人雅士,对禅宗之回光返照,莫明其妙,其真圆融之可行性,尤其是对慧能之能积能消,自然顿悟,心向往之。中国道家以来之洒脱逍遥,与禅宗一拍即合,玩索欣赏,回味无穷。因此生活得天真活泼,文学艺术之创作,境界为之一振。儒家亦产生宋明理学,发挥活力,乃受禅宗的影响。

中国禅宗实践的旨趣,从天台圆顿,转到“大乘起信论”的一行三昧,直入“金刚般若经”。亟如“六祖坛经”所说的“一行三昧者,于一切处行住坐卧,常行一直心是也”、“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如来清净禅,真如三昧、金刚三昧、一行三昧,乃宗密所谓的最上乘禅。一般人们希望长生不老,喜欢探究超人间的消遥自在,修禅能达到此功能。只是每一个人根器不同,修禅的成果功夫等第亦不同,亦就是禅的境界各不相同,如何把握这“一念心”,往往三岁小孩说得,八十岁老翁做不得。本来道在平常,就是那么容易,随手拈来。再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以心印心,不立文字,不加修辞。可是到头来又要用语言文字、手势、绘画、动作、表情…等等去表示,当指月之“指”的手段呢!

从中国的禅宗发展史看来,初期修禅者以心印心,不必假借任何手段。之后,累积了修禅悟道者形形色色的表现,对悟道境界的描写,有问答、诗偈、文字绘画等等的手段。因此,演成后来的“公案”“语录”、“禅诗”、“禅画”等。

禅画是中国禅宗的一大特色。是修禅者用笔墨表达禅道的绘画,亦激发了唐宋以来中国绘画的新纪元。因而明末莫是龙、董其昌把中国山水画风亦分南北宗。北宗着色钩斫,南宗水墨渲染。中国画论,亦有“文人画”(士人气)与“非文人画”(工匠气)之分。这虽是是非非,莫衷一是,但总结是受禅宗南北分宗的影响。同时把水墨渲染法,披麻皱,遗貌取神的文人画,视为神品皆比喻为禅宗南宗的慧能。把着色钩斫,斧劈皱,貌像无神的工匠画皆比喻为禅宗北宗的神秀。换言之,境界高的都归慧能,境界低的都归神秀。这无非是明末以降的偏见。但这种论调影响中国画坛甚巨。

综合上述,禅那是一种静思、直观、对寂境三昧的体验,是一种禅定修习的方法。禅宗才是佛教思想的派别。禅宗是中国式的大乘佛教。为表示禅宗之正传法系,依“大梵天王问佛决疑经”传自释迦世尊,代代相传,在中国发扬光大。因而中国方面的“高僧传”、“传灯录”皆厘订祖师法系,历历可数。

禅僧为修道印证,表现禅机,常以简略笔法,画圆、画画,演成一系列的“禅画”。禅画不在说明形象描写,而在说明佛教理论,把握实相,描写真实之直观,超越自然表面的形象之美,描述“物我一如”,对象是内在深入无心的境界,捉摸人类精神内在的根元。

分享到:

上一篇:佛教禅画的发展   下一篇:你知道禅宗对我国绘画之影响吗?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