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门的法器:警策法具

其状为长扁平形之木板,大小、形状、重量不一,通常长约四尺二寸,上幅稍宽,约二寸左右,柄部圆形。冬日所用之棒多为硬木所制,夏天则用软木制成,此系针对冬夏天所着衣服之厚薄而别。

警策是指警察策励,精进修行之意。香板应与日本传回中国禅宗的“警策棒”相同,乃纠正僧众于坐禅之怠惰、瞌睡、姿势不正警醒用具。

其状为长扁平形之木板,大小、形状、重量不一,通常长约四尺二寸,上幅稍宽,约二寸左右,柄部圆形。冬日所用之棒多为硬木所制,夏天则用软木制成,此系针对冬夏天所着衣服之厚薄而别。警策的方法,禅师先轻打瞌睡者之右肩,以示预告,后再重打予以警觉。受者合掌谢之,打者则横持警策问讯。又晨朝诵经、问答或挤斥挂单之僧侣时亦时警策,有时师家或以竹箆代替。

竹箆是中国早期禅林中师家指导学人,手持之物,作为点醒学人悟道之工具,又作竹箆子。

其长约四十五至五十公分,乃剖竹作无弦之弓形,手握处再卷藤涂漆。一般引申为开掌打人。又于禅林中,师家或禅徒以针锋相对,往来挨拶,参究禅机之际,师家或首座持竹箆以参禅问答,称为竹箆商量。

不管香板、警策棒或竹箆都是禅师教导学人最方便的教具,像戒显禅师的<禅门锻炼说>中开示:

“锻炼之器,在善用竹箆子。

竹箆长须五尺,阔止一寸,稍稍模棱,去其锐角,即便捷而易用。若夫拄杖子,设法接机则可,锻炼决不可用,即用亦不灵也。至于铜铁如意,以降禅众而已,稍近则头进脑裂,非锻炼之物也。

用竹箆者,其功便于逼拶,而其妙在乎敲击,禅众坐时,则执之以巡者,行时即握之为利器。”其中也说明做为锻炼学人用具的考量,太轻无作用,铜铁器、玉器等则恐伤到学人,竹箆子便捷,用来顺手,又不会打伤学人,是很合适的法具。

竹箆

在《天圣广灯录》卷十五汝州叶县广教院赐紫归省禅师中说:“后游南方,参见汝州省念禅师。师见来,竖起竹箆子云:‘不得唤作竹箆子,唤作竹箆子即触,不唤作竹箆子即背,唤作什么?’”

师近前掣得掷向阶下云:‘在什么处?’念云:‘瞎。’师言下大悟。

后来,这个公案,在宋代亦为大慧宗杲所常用,后世称之为“竹箆子话”。在《大慧杲禅师年谱》记载:“师三十七岁。圆悟着《临济正宗记》以付之,分座训徒。师乃炷香为誓曰:‘宁以此身代众生受地狱苦,终不以佛法当人情。’乃握竹箆为应机之器,于是声誉蔼着。”又本录云:“师室中常举行竹箆同学者曰:‘唤作竹箆则触,不唤作竹箆则背。’”

大众后来下语皆不契合。因为僧人请益,大慧禅师复成五颂示大众:“

云门举起竹箆,开口知君话堕。上方香积不餐,甘伏食人涕唾。

云门举起竹箆,禅和切忌针锥,鸾凤不栖荆棘,(左感右鸟)(左感右鸟)偏守空池。

云门举起竹箆,通身带水拖泥。幅报参玄上士,撤手悬崖勿迟。

云门举起竹箆,拟议知君乱统。直饶救得眼睛,当下失却鼻孔。

云门举起竹箆,露出心肝五脏。可怜猗死禅和,犹自魂飞胆丧。”

竹箆子是剖竹作成,呈“ㄟ”字形,形状就如同无弦之弓。手握之处卷籘、上漆,并结绢纽,附流苏,长度不一。现代首座论法时仍有沿用此具。而日本的禅林间也使用此法具。

可见这是禅师由锻炼禅众的经验当中,认为最适合使用的教具。

事实上,禅的开悟境界,常在老师与弟子之间啄啐同时、电光石光的机缘当中现前。所以,禅师无不随手拈来锤炼弟子。像禅板本来是坐禅时靠身或放手的倚具,但亦可能成为打人的香板。

禅镇、禅杖与禅带

此外,还有坐禅时警策睡眠之器具,首先介绍禅镇。

禅镇的由来见于《十诵律》中的记载:“佛世时,有比丘于众中昏睡,佛陀说:‘后以水洗头警醒。’如果昏睡仍不止,可以用禅毡掷之。如果仍睡不止,如此可用禅杖警策。取禅杖时,应生恭敬心。以两手捉禅杖顶戴顶上,应起身看大众馀睡者,以禅杖筑之,筑已还回本坐。如果大众中无昏睡者,还以禅杖着本处已坐。”如果还是没有用,诸比丘故睡,如此则可用禅镇,即作孔已,以绳贯孔中,绳头施纽,挂于耳上,去额前四指。如果着禅镇时还是睡着,以致禅镇落下,如此则应起来行走。后来,由于昏睡的比丘起来行走提神时,来往混乱,于是世尊则教之应如鹅行走一般,次第而行。

在《资持记·钵器篇》中说其形状为:“禅镇如笏,坐禅时镇顶,镇作孔施纽,串耳上,睡时即堕地。佛言:‘一堕听舒一足,二堕舒二足,三堕应起经行。’”

在《释氏要览》中说:“禅镇,木版为之,形量似笏,中作孔,施纽串于耳下,头戴去额四指。坐禅人若昏睡,头倾则堕,以自警。”

而《止观证真私记》中也记载:“《四分抄》批云:‘禅镇者,用骨牙角者,可方一寸许,若有睡者,着顶上。头若正时则不落,若睡时,头动则落膝上。’”

《释氏要览》中说,除了禅镇之外,还有一种帮助坐禅不使昏沈的器具,称为禅带:“禅带,此坐禅资具也。经云:用韦(熟皮)为之。广一尺,长八尺,头有钩,从后转向前,拘两膝令不动故。为乍习坐禅易倦,用此检身助力,故名善助。用罢,屏处藏之。”

而禅杖也是坐禅警醒的器具之一。

《释氏要览》中说:“禅杖,以竹苇为之,用物包一头,令下座执行,坐禅昏睡,以软头点之。”

而前面所说的禅毱,是一种毛球,如果有坐禅昏沈者,则以禅毱掷之,使其警醒。

《释氏要览》云:“禔毱,毛球也,有睡者,掷之令觉。”

在《大智度论》中说:“菩萨供给坐禅者衣服、饮食、医药、法杖、禅毱、禅镇,令得好师教诏,令得好弟子受化,与骨人令观,与禅经令人为说禅法,如是第三十七助道法因缘。”

分享到:

上一篇:禅门的法器:拂子   下一篇:置物用的法器:舍利容器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