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怀念我的表姐陈晓旭

我的表姐陈晓旭已经离开我们两个多月了,她的音容笑貌还时时出现在我眼前。

我的表姐陈晓旭已经离开我们两个多月了,她的音容笑貌还时时出现在我眼前。

我这一生,每当到我人生的转折点上,表姐都在关键时帮助我。

记得第一次见到晓旭姐时,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那时我陪妈妈去鞍山看舅舅,我和她妹妹年龄相仿,她妹妹(小名二胖)陪我去了她家附近的一个公园,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热闹。那时候的晓旭姐很文静,也很内向,不爱说话但很迷人。晓旭姐说自己被《红楼梦》剧组录取饰演林黛玉。我当时听了一点都不吃惊,因为她平常就是一个活托托的林黛玉,就是个古典美人。

记得那是大学毕业前夕,我到她新建的广告公司去看她。我告诉她我正在帮助台湾的一家化妆品公司搞直销,她对我说:

“你来和我一起做广告吧!”

我说:“好呀,我毕业了就过来!”

我毕业后真去了她的公司,没过多久,我也成立了自己的广告公司。

后来好几年都没见面,各自忙各自的,再见面就是2003年她把公司搬到了现代城,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多了。晓旭姐是一个追求完美的女孩,她在我们面前经常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头发、穿着没有一丝杂乱的痕迹。就因为她追求完美,不全是外表、形象,更追求自己人格和心性的完美,所以她走上了学佛和利益大众的道路。

在她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佛堂,供养佛像和师傅的照片,还有唱佛机,佛号不断。我每次见她都跟她讲我做了什么梦,梦见谁谁了,她总说:“你别胡思乱想,多看看佛教的书”。那时候我还没有皈依,对佛理一窍不通。晓旭姐和她的妹妹是1999年在新加坡皈依的,她确实影响了周围的很多人,我就是其中受益者之一。

我原本只知道去寺庙拜佛,却不知道佛教的真实含义,不知道六道轮回、不知道生死无常、不知道因果不虚、不知道学佛是可以了脱生死的、不知道人除了为自己还有更多的是要为了别人、帮助别人,不知道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而伤害了很多众生。我吃素也是受了晓旭姐的影响,每次去她家的时候,她家的客厅永远在放着净空法师在讲经的光盘,我们这些经常去她家的朋友每次在她家都能受到佛法的熏陶,她周围的大部分人都走上了学佛修行的道路,确实是感染了一大批人,包括她的家人。

她的父亲原来总是在大家吃饭的时候,独自拿着酒壶到外面去吃,因为她的全家都吃素。晓旭姐很聪明善巧,她对她父亲说:

“明天早上您能把佛堂里的供水换一下吗?因为我没时间太忙了!”

她父亲心疼女儿,说:“可以,早上我去上供水吧!”

过了几天她就问她父亲:“您每天换供水有什么感觉?”

父亲说:“水比较清静、比较平”。

没过多久她父亲就用毛笔抄上《心经》了,过了些日子我再到她家时,她父亲手里已经拿上了念珠了,变化真是太大了!

晓旭姐资助孤儿院(弘德家园)这件事也教导着我们。2006年5月,好朋友徐丽来找晓旭姐说:“有个孤儿院在河北,叫“弘德家园,”这里的孩子快没有生活费了"。晓旭姐当时就从包里拿出5千元交给徐丽说:“你先把钱送过去,然后约上他们的负责人来北京见个面”。几天后,孤儿院的负责人带着两个孩子来到了晓旭姐的公司,晓旭姐和郝彤热情地接待他们并一起用了午餐,孩子们很幸运地与他们夫妻俩留下了珍贵的照片。吃饭时晓旭姐拿着一个信封对负责人说:“这几万元你们先拿走急用,然后把孤儿院的账号告诉我,以后每个月我会按时地把钱打过去的。”晓旭姐就是这样不贻余力地帮助周围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每次到她公司她都给我很多书,很多都是她出资印制的,有《地藏经》《认识佛教》《净空法语录》。她还投资拍了《了凡四训》《俞净公遇灶神记》,还刻了很多净空法师讲经的碟,如《阿弥陀经》《地藏经》《金刚经》《无量寿经》。

在她的引导下,我于2004年皈依佛门,她听说我皈依佛门后特别高兴,就把她刻的老法师讲经的盘送给我。在我学佛的过程中,她帮助了我很多。

前年,她投资上百万来制作《地藏经》,每次开会她都会很认真的提出自己的意见并鼓励大家把这件事情做好。制作《地藏经》这家公司的领导人在制作的过程中对佛法也有了了解和认识,渐渐地领悟佛教的真谛,走上了学佛道路。

有一天,她让我去她办公室,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就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一进门,看见她办公室里还坐着两个人,她给我介绍说:

“这两位是《宝箧印陀罗尼经》动画片的制作人:榕榕和阿芒,我们正在商量想制作一部《阿弥陀经》的动画片,你也来加入好不好?”

我说:“好呀。如果这部经拍好了,把西方极乐世界完美的展现在大家的眼前,一定会让很多人向往的,这真是太好了”。

大家商定后,就开始筹备起来。那是2006年2月份的事,我们当时预计是7月份完成全篇的制作,但在6月份拿出样片时,制作人榕榕和阿芒说:“我们想把质量做得好一些,这就需要延长时间”。晓旭姐说:“只要能做好,时间延长一些也行。”后来我们的好朋友徐漫也投资加入进来,想共同完成这件事。在晓旭姐的追悼会上,阿芒还对我说:“一定会把《阿弥陀经》做好的,让晓旭姐安心地走”。据制作人榕榕说:“当我们知道晓旭生病时候,我们想把片子赶出来,让晓旭姐能尽快看到片子,但又一想还是保证质量不能草率交片,要交就交最好的片子,让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我们还是准备在2008年春节前交片”。我和阿芒都在晓旭姐追悼会上发愿,晓旭姐你放心走吧,我们会完成你的遗愿的!

2006年7月9日,我们在晓旭姐家里见到了净空老法师,老法师说要剪接一部《释迦牟尼佛教化的一生》是为了10月份在巴黎的佛教大会上放,这件事又落到了晓旭姐的身上,我们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这个片子并翻译成英文。2006年10月4日,由晓旭姐领队,北京大概30多人一起去参加在巴黎的佛教大会,这是一次盛况空前的大会,来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弟子一起追忆佛陀的一生。在去巴黎的飞机上,与我同去的一位女朋友问我:“你看晓旭怎么愁容满面的,一脸的疲惫”。现在我们回忆当时的情景,才知道那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重病在身了,只是怕我们担心,没告诉我们。如果当时要知道她得了这么重的病,我们一定不会让她去这么远的地方。

晓旭姐也有她可爱的一面。有一天她给我打电话说:

“咱们一起发个愿吧,以后谁也不许再买名牌衣服了。穿布衣服挺好的,攒出钱来放生吧?”

我说:“好,我已经不买名牌了,我觉得买名牌太不值了,原来不懂,浪费了那么多钱,真是可惜!”

从那以后的一次我再见到她时,她确实只穿了一件蓝白的印花衣服,虽然不是名牌,倒也还真挺好看的。再后来,她镜子也不怎么照了,我总开玩笑地对她说:“挺美的了,不用照了”。

我心里一直认为她就是一个林黛玉,平时她说话伶牙俐齿,聪明过人,她跟我讲,她在没学佛以前可厉害了,她和妹妹去买东西,不知道因为什么和别人争执起来,好多人在旁边起哄,她就说:“干什么啊,要农民起义呀”?学佛以后她那尖酸刻薄的嘴也就不那么厉害了,说话没那么伤人了,她是刀子嘴豆腐心。

一次她组织我们平时要好的几个小姐妹去放生,当时还有在《红楼梦》里饰演的妙玉的姬玉,因为是夏天比较热,我们从水产市场买的这些鱼从北京到密云,车程需要一两个小时才能到,刚到水库边上,我们按照惯例是应先给这些鱼,泥鳅,青蛙念放生仪轨,如念三皈依、往生咒、佛号。晓旭姐在河边看着这些被晒了一路上经过一两个小时颠簸有点要窒息的鱼急切的说:

“念三皈依就行了,赶紧把它们放到水里吧,它们快喘不过气了,快憋死了!”

看她那因着急而憋得通红的脸,我们也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先救命要紧。我们都手忙脚乱的解开装鱼的袋子,把鱼统统的放到了水里,有的鱼儿欢快地游走了,有的还恋恋不舍的望着我们,还有的在原地打个转儿,然后游走了。我想鱼儿也是很有灵性的,它们在感恩给予它们新生的这些佛子,因为给它们做了三皈依,所以在它们的意识里埋下了解脱的种子,它们一定很快乐。通过这件事,我也觉得晓旭姐真的很慈悲,她怜惜这些鱼儿,看到这些鱼儿晒了这么久,又经过路途的颠簸,而不是循规蹈矩的非要把仪轨念完,而是以抢救生命为重,她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我现在能理解她在演《黛玉葬花》那场戏时,她是演的那么楚楚动人,令人怜爱。人生不就是一场戏,戏里戏外,她都是那样,心很柔弱,很慈悲,不管是对有情物还是对无情物,不管是人、动物、还是花草,这不就是《金刚经》里所说的“是法平等无有高下”吗?

晓旭姐没有走,她就在我们身边,就像心经所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我一直在思考,她在生活中又演了一次林妹妹,但她比林妹妹幸运又幸福得多,因为她闻到了佛法,她不孤单了,她不是一个人,这么多的高僧大德,佛菩萨在护佑着她,有这么多的同修在祝福着她,在做功德回向给她,有那么多的百姓在怀念着她,想着她。作为凡夫她享受了人天福报,很年轻的时候就成名了,然后又经商,成为了一名女强人,名利双收;作为一个佛弟子,最后选择出家,成为了如来家族的一员。凡是学佛的弟子都梦想着出家的一天,她终于实现了。

我更感觉她是菩萨为我们示现,有生、有死、有苦、有乐、有病、有终,示现人生苦乐无常,我们只有回归自己清静的自性才是永恒。

通过她这一生的示现,我更清楚地认识到人生无常、因果不虚、轮回过患、人生如梦!

她不仅在电视剧中演了一把红楼一梦,在人世间也上演了一把红楼一梦,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们的生命是那样的脆弱!

去年我们还一起去了巴黎,今年却人去楼空,她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把握当下精进修行吧!

我们的时间也并不多,真是稍纵即逝。如果在死前没有做好准备,当死神来临时我们只会措手不及,那才是这一生的遗憾。

我们这些受她影响而学佛的人都在心里发愿,不仅自己要精进修行,还要引导更多的没有学佛的人,让他们真正地了解佛法,要有正知正见、要正信而不是迷信。

她的好朋友姬玉对我说:“通过这件事我更坚信佛法,更激励我精进修持不敢懈怠、更坚定了我的信念、更庆幸自己走上了学佛的道路!”

晓旭姐,你安心的去吧!你未完成的遗愿,由我们这些佛门姐妹来承担!我们最终一定会走向解脱的,我们会在极乐世界相见!

分享到:

上一篇:林则徐学佛   下一篇:佛门故事:黄元申因赵雅芝出家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