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有声,明月无言

日子轻轻一晃就到了不惑之年。伸手接住一片落花,恍如接住一片空灵的梦,无论是荣华富贵,还是隐逸东篱,都不是生活的目的,而只是生命的幻灭过程,没什么值得傲然炫耀,也没什么值得驻足留恋。

日子轻轻一晃就到了不惑之年。伸手接住一片落花,恍如接住一片空灵的梦,无论是荣华富贵,还是隐逸东篱,都不是生活的目的,而只是生命的幻灭过程,没什么值得傲然炫耀,也没什么值得驻足留恋。滚滚红尘,花开花落,云聚云散,匆忙而又纷杂,能够让人心安的,只有一场场繁花落尽之后的清寂。

那么,我总该明白了,该如何穿越今生回归永恒吧?

人的一生有如一次旅行,或说是散步,正如一位诗僧所说:“我踏着青草出去,踩着落花归来。”无须抱怨,无须懊恼,生命的旅行,原本可以如此从容,如此平淡。我不禁低头思量,我每天披着星星出去,戴着月光归来,踏遍青山,尽心尽责,算是活过了多少生多少世生命呢?何时才可以停歇呢?

一场秋雨一场凉,一场人生一场梦。粗略地回顾一下,中学毕业算一场,上山下乡算一场,初恋算一场,上大学算一场,教书算一场,结婚离婚算一场,上武当山算一场,到柏林禅寺又算一场,如今脱胎换骨混身红尘浪迹天涯……我所憧憬的那照彻大千世界的佛光,究竟要在一个什么样的日子才会辉煌地降临?

曾经画过一幅意笔画,题为:“明月为谁”,画的是一个仕女,坐在一块石头上吹箫,一轮明月冉冉升起,她不禁回头望去,那明月,历经种种磨难、惯看悲欢离合,茫茫天海,何处是家?为什么流浪?为谁流浪?那仕女仿佛与明月相互辉映、心照不宣。不是为了天上飞翔的小鸟,也不是为了地上宽阔的草原,更不是为了什么梦中的橄榄树,而是为了自心的圆满、升华与解脱,同时也无意中给这茫茫苦海中挣扎哭号着的众生以心灵的安慰和智慧的启迪。

四十岁了,雪泥鸿爪、寒潭鹤影,再不想有梦。而春天,依然象个不懂事的小孩子,兴高彩烈地向我扑来,真不知是哪生哪世相约而来的缘份。所不同的是,进入不惑之年的我,已学会了宽容处世、宽容待人。虽然,清晨的花瓣上有时候也会沾满夜间的泪水,但是,曲终人散时绝对是一派阳光灿烂。

前念已灭,后念未生,刹那永恒,这才是我要收集的真正的花环。

我喜欢秋天,盼望秋天。秋天是一个象征着永恒与安祥的时节。但我知道,如同要涉水才能到对岸去,我必须穿过风雨交加的春季才能够进驻焕然一新的秋天。因此,很欣赏一句流行歌词:“走过沧桑换来晴空,梦醒家园在手中。”

佛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那么,我愿以这团赤诚的心承担并化解命中所有的积世因缘,我相信,当繁花开遍、飞絮散尽,真理的寂光抹去所有的泪水和色彩,心的历程就会连成一片净土,还我一个纯净透明的极乐家园。

此时正是夏秋交替时分。落花有声,明月无言。个中妙韵,还是自己体味,我只说给自己听。写完这篇文字,也算是落花飞絮一场,回头望去,一轮明月正冉冉升起……

分享到:

上一篇:舍利子的由来   下一篇:佛教未来之展望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