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束光的爱情故事

在舒颜命运最落难的时候,她偶然做过一个梦,梦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梦中对她承诺,今后的日子里好好的照顾她。当然这只是舒颜的一个梦,舒颜从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是的,她只把这个梦当作一个童话。

缘份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

在舒颜命运最落难的时候,她偶然做过一个梦,梦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梦中对她承诺,今后的日子里好好的照顾她。当然这只是舒颜的一个梦,舒颜从来都不敢相信这是真是的,她只把这个梦当作一个童话。

在一个偶然的时间里,舒颜见到了很久以前梦到过的那个男人。当舒颜第一眼见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命中注定,自己一定就会爱上他。爱上这个童话里的男人。

爱情就像缘份,是偶然,也是必然的。

舒颜知道了童话中那个男人的名字——海,名字就像这男人一样深沉。舒颜还知道海是个有妇之夫,舒颜很小心的与这个男人接触,因为她害怕,毕竟海是舒颜错的时候遇见的错的人。但是舒颜喜欢童话。

然而,就是这个童话中的男人,好像明白舒颜的所有心事。也许在见到舒颜之后,海就读出了舒颜心中那个美丽的童话,但海不知道自己就是童话的主人。

海约舒颜,频频相约。舒颜害怕见海,但又想见到他。女人在命运最落难的时候,心情是孤独,悲伤的,她喜欢见到海,见到他舒颜就会忘了伤,舒颜以为只有海才能止住自己的所有伤痛,因为她需要一个肩膀停靠一身的疲惫,需要一个人来拯救命运的伤痕。与海的相遇,以为这样的缘份很传奇,但她却忘了这只不过是一个童话。舒颜无法抗拒海的相约,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

直到有一天,海把舒颜拥入怀中,两个渴望已久的人再也无法抗拒,抗拒激情的诱惑,一切都在瞬间抵达,融解,尽情奔放,世间万物皆不复存在,只有相拥的两个人,在这本不该燃烧的年华里,刹那间烧成一片火海。

一场美丽的邂逅,舒颜还来不及清理自己的情绪,就从朋友变成了海的情人。爱情有时是偶然,但也是必然的,因为舒颜喜欢自己的童话。舒颜从海的怀里抽离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这个安静下来的男人,舒颜不禁黯然潸泪,泪水一波一波的涌出,此时舒颜的身体已被眼泪洗涤,心苍白得像张纸。

海在舒畅中醒来:怎么哭了?

没有,高兴的。舒颜告诉海:她曾经梦到过他,在一年以前。

嘿嘿,海安静的笑:真的哦?把舒颜从新拥入怀里,深深的吻了一下舒颜的额头:我会想你的。

爱情犹如魔咒,总是让人欲罢不能。

也许这样的爱情脆弱得像泡沫。时间好像忘记了他们的曾经。舒颜,开始无尽的思念那个梦过而且来过的男人,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喜欢用文字记忆岁月的痕迹,在她的日记里写满了对那个童话的相思,写满了分手后的离愁。然而海依然安静,静得再也没有任何音讯。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舒颜在煎熬中思恋着,用她自己的话来讲,海给她下了一道符,就像一道魔咒。

舒颜试着拨通了海留给的她的电话,电话那端决然挂断,舒颜知道在海的旁边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听着电话的盲音,想到自己的命运,舒颜仰起头,流下泪来。

在哪里?在煎熬中的女人终于接到了海的电话,安静得像一湖水,没有一个涟漪。海的车停在她身旁,车窗徐徐打开。所有苦苦的思恋,所有煎熬的伤痛都在拥抱中被溶解。到哪去了,我以为你从此消失了。舒颜在海的怀里很平静,她以为所有的伤痛和委屈都不及他的一个热吻、一个拥抱。当海给舒颜戴上那只翡翠色的手镯,在她的额头深吻:我得回家,老婆等我,自己要乖哦。舒颜才从相聚的喜悦中醒来,快乐只是那么一瞬间,悲伤却又重新潜伏而来,她悲伤天意总是喜欢捉弄自己的命运,那个童话里的男人为何要来到她的生活里。

童话中的故事依然能让人沸腾,缘份里我们怎么能不相信爱情。

舒颜的家离海只有一江之隔。舒颜喜欢在江边眺望,哪一栋楼里住着他?一季的遐想,一季的想念。分开的日子总是在煎熬中显得特别漫长。

海是繁忙的,繁忙的工作,繁忙的的穿梭在两个家庭,两个女人之间。舒颜知道他能给他微弱的犹如一道光,可以瞬间不见。

舒颜喜欢童话,更需要给自己的心一个安定的归宿。舒颜把自己比作一只漂流瓶,海就是自己可以停靠一生的沙滩。

海总是匆匆的出现在舒颜的生活中。相聚的时间很短,但很体贴。一餐简单的饭菜,就可以把舒颜单薄的生命瞬间饱满起来,舒颜喜欢海做饭时的样子。舒颜问海,假如有一天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该怎么办?海依然安静的回答,等到我老死。

舒颜很感动。抱紧他,用自己身体里残留的所有激情驾驭着这样短暂的相守。好像刚刚复苏的藤蔓,在干枯的沙漠里找到水源。所有的短暂时光就在这样的浪漫中耗尽。舒颜总爱在海的怀里幸福的蹭来蹭去,他说她像个孩子。

爱情有时犹如一束光,瞬间可以消失。

没有海的日子舒颜是孤独的。她喜欢把海说的每句话,每个眼神,每次拥抱都记忆在文字里,在等待的日子里默默的翻阅,在舒颜荒芜的土地里,思念便向野草般疯长。舒颜的世界里海就是她的幸福。

舒颜已经习惯了海挂断的电话,她知道他给的爱情只能是一束光。但是她爱他,她知道一束光的爱情没有不眠不休,没有不离不弃,更没有永远不分开。等待其实就是一种煎熬,如深秋的黄叶,风吹过,总是凄凉的飘落一地。

海迟迟的到来,舒颜紧紧的抱着海的身体,想你。

忙,很忙,海没有再吻舒颜的额头,显得更平静沉稳。她突然仰起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海,黑眼睛闪着光。此时舒颜的心脆弱得像一个气球,一粒尘埃便可刺破。

那天海走得很匆忙,就连习惯的拥吻告别也被省略了。有时候,爱情也像淬火般的温度,转瞬间变成冷硬的金属。

舒颜永远记得海离开的样子。她翻阅着自己的童话故事,一遍遍的拨打着海关机的电话,心被自己横刀竖刃,血长流,很疼。舒颜终于在宿命中倒下,她再也不想醒来……

分享到:

上一篇:元稹与韦从的爱情故事   下一篇:杯子和水的爱情故事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