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餐盘里盛满了它们无尽的血泪

一只野山猪躺在笼子里,前蹄的锁链深陷肉中,已皮开肉绽。几只刚出生的小猫犹在蠕动,突然,不知谁家一只狗跑出来,将一只小猫狠狠咀嚼起来。

走进动物的死亡驿站

许多野生动物生命的最后驿站是动物交易市场,它们在此渡完送屠之前的生涯。记者在广州西郊一处“肉冻市场”见到的,大致展示了这种情景——

普通垃圾中,部分是动物的尸体。走进其中一条过道,越往里越暗,有动物的粪便、毛发、血浆、碎肢碾成的软浆,垫起你麻酥的脚。

一只野山猪躺在笼子里,前蹄的锁链深陷肉中,已皮开肉绽。几只刚出生的小猫犹在蠕动,突然,不知谁家一只狗跑出来,将一只小猫狠狠咀嚼起来。

古人说,“君子远庖厨”。但我们仍要执著地进入这一现场,注视宴席的幕后—我们不能无视许多动物在成为佳肴以前,被残忍虐杀的真实。

死亡之旅

在广州西郊这一动物集散市场,每天有无数生灵从全国笼运来此,然后被售往省内各地——不仅有猫狗禽鸟,也有果子狸、山猪、蛤蟆、甚至蝙蝠。刚刚被国家林业局从可驯养繁殖和经营销售的野生动物名录里剔除了的蛇,在这里整整一条通道的档口,都在整麻袋地出售。

一名经营野狐狸的山东汉子进货频率为7天一次,火车运载。他告诉记者现在还不是最好时节,这种买卖最旺在冬天,天气越冷,越多人吃野生动物,运气好时,一天可卖100只狐狸。

美国法律规定,动物在火车车厢中没有水或食物的运载时间不得超过28小时。超过时限,必须把牲口放下车,喂食,给水,休息5小时才可再上车。但身处中国的动物显然不享受这种待遇——一辆从洛阳来的卡车,带来了数百只猫和上百条狗。它们塞在小铁笼里,经历了3天路程,没有食物,没有水,甚至没有足够的氧气。然后在终点广州,被人从高高的货车上抛卸下来。

运输过程中最容易发生死亡。动物或是在冬天冻死,或是在夏天热渴而死,或在装载时被其它动物踩死。

一名山东汉子运的一批野狐狸,到终点时死了4只——这是200只狐狸挤在一辆车厢里的结果。野生鸟类更容易发生此类死亡,因为笼里挤压情况更甚。记者看到一辆小货车卸沙鸡,每笼约20只,至少有一两只死的。

缺食导致的虚弱则间接引致死亡。之所以不给动物提供饮食,并非纯为省事。据了解,现在的食客都挑瘦的野生动物,怕肥的脂肪过多。所以酒家将动物买回之后,还要继续实施对之禁食。自然环境下一般3.5~4公斤的野狐狸,经过长途禁食的运输,到达交易市场可能只剩2~2.5公斤,但这却是“最佳出售体重”。

分享到:

上一篇:可怕的肉食真相   下一篇:素食是环境与生命的一剂解药

>> 返回首页

相关文章

精彩推荐

佛教新闻

佛教文化

名寺古刹

佛教艺术

佛学问答

网站首页 | 佛教新闻 | 佛教故事 | 佛教十宗 | 藏传佛教 | 佛门资讯 | 政策法规 | 佛教艺术 | 佛门素食 | 佛教用品 | 名寺古刹 | 佛教文化